即使是最张扬的幻想,也不能脱离现实的根

   秦文君最新转型力作“小鸟公主”系列打造别具风情的浪漫王国,捍卫童年的美好。

  

   (出版方供图)之前的几十年,我以极大的热情写作了“男生贾里”和“小香咕系列”等一批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,而近年来,我写了“小鸟公主”“变形学校”“王子的冒险系列”等,从现实生活切入幻想世界,将温暖可触的现实和缤纷斑斓的幻想结合在一起。 我的体会是,如果把现实主义题材的叙述比作一望无际的肥沃原野,那幻想作品就是广袤无垠的天空。 写“小鸟公主”的初衷,是我去为孩子们进行文学启蒙。 演讲接近尾声,一名三年级女孩举起她的小手,问我:“秦老师,我喜欢公主的书,可白雪公主太老了,您能不能为我们写新的公主的书,能不能读不完呢?”我答应了她。 在我个人有太阳味道的童年里,也曾像她那样,四处找公主的书,读得入迷,读后还觉得不过瘾,自己续编了“公主与皇后的故事”。

  

   那时候,我用画笔把想象中的公主画出来,画中的公主很像小鸟天使,有飞翔的翅膀。 我怀着甜蜜的心情为长翅膀的公主设计了美丽的裙子,华贵的金冠,想象着随她一起飞去参加宫殿里的舞会。 不知不觉,多少年过去。

  

   一个春风拂面的日子,我应一家儿童刊物之约,写一个“又美又纯”的连载故事。 铺开稿纸,我缓慢地,自然而然地写下“小鸟公主”这四个字。

  

   连我自己也没料到,写着写着,激动不安,美妙的故事纷至沓来,不用费心去找。

  

   我塑造小鸟公主和大鸟公主,起初想作为连载几期的小童话,刊物发表了零星的两期后,小读者的反响热烈,孩子们渴望看到精致而臻美的连续故事,渴望纯洁的小鸟公主历经考验,守住真和美的防线。 我夜不能寐,让纷至沓来的灵感跃然纸上,一口气创作出“小鸟公主”的前三本。 从叽咕和表姐果果大变公主写起,浪漫的别具风情的王国纷纷出现:小鸟王国,大鸟王国,乌鸦王国……有天马行空的幻想,也有贴近现实的校园生活的影子。 这些年,我有意尝试探求一种幻想的切入点,寻找优雅表现幻想的途径。 我意识到,即使是最张扬的幻想也不能脱离现实的根,感动的本质源于真实存在的人间情感。 新的尝试让我惊喜不已,坐上了敞篷的飞船似的,思绪一路翱翔,头顶上的天空打开来,白天,黑夜,蓝天,星空如此清晰,如此接近,好像融化在宇宙里。

  

   “小鸟公主”前三本完成后,我舍不得停笔,又写下去,因为“小鸟公主”那星鸟羽翅般迷人的文学色彩,如美丽的森林,浩瀚的蓝天,风雨过后的彩虹,神秘的星光,那番欢悦,明媚,清新的气质一直让我着迷。 另外,我不是一个“安分”的作家。 不会满足于写信手拈来的东西,总是要寻找,我发现小鸟公主系列里有一些被忽略的视角,试图对生活作出精致的、更有意思的诠释。

  

   我深感生活之重,写幻想作品能挣脱泥泞的现实,飞翔起来,哪怕只有片刻,用更大的深度的想象空间,唤醒人内心深处的智慧、勇气和爱的力量。 投入创作“小鸟公主”后三本的日子,有一点和以前一样,时间过得飞快,往往一写就是一下午,丝毫不感觉疲惫,仿佛我不在工作,而是徜徉在森林里,聆听着鸟儿的欢唱,内心安详得几乎落泪。 一切存在心底的美,浮现而出,像电影一样闪在眼前。

  

   我努力把童年,把美,把人性的关怀和感动写进“小鸟公主”里。

  

   这六本一套的“小鸟公主”,有美丽的封面和插画,唯美,浪漫,感人的故事。

  

   期待“小鸟公主”系列,把爱和美传递给孩子,激荡每一个孩子天性里的单纯、诙谐、本真,以及好奇与想象。

  

   “小鸟公主”系列对于我本人,是如此重要,它又一次让我完成对爱和包容的诠释,对美感的追索,对美好童年的捍卫。

  

   我痴迷这样全情投入的创作过程。

  

   真挚地写作,投入真生命,珍惜着,感恩着,忧伤着,欢悦着,是我最骄傲最向往的,也是我的梦想和定位。 +1。

返回列表
以法律的名义,捍卫英烈荣光--聚焦英雄烈士
山西:3年调减籽粒玉米种植面积468万亩